守城的不明生物

学业繁忙挺尸中。

【晓薛】走街番外•凶尸晓

•明明才写了两章就已经控制不住脑洞,走街正文没有凶尸晓,但是番外可以脑一脑

•欢迎收看为了che(不)吃掉科学节目系列,ooc到山崩地裂


1.

杯盏合位,烛火摇曳,晓星尘和拼桌薛洋相对而坐。饭馆摆的都是粗茶,晓星尘不愿下口,薛洋三教九流混出来的,倒是毫不在意,自己斟茶解渴。嫌等菜等得无聊俩人便聊了起来。

“薛公子也是来夜猎?”

“听说山里的东西有点意思,便过来了。”薛洋倒了杯茶自己啜着,眼带笑意,“哪知遇到一个冤大头,感觉特别好坑,就更感兴趣了。”

冤大头晓星尘:“?”


2.

后来晓薛二人结伴上山夜猎。山上的东西太凶,无法战胜,晓星尘拼着同归于尽才除得这诡异...

【晓薛】走街串巷(二)

 夜幕深深罩着小城,有钱人家亮起了橙黄的烛光,星星点点。穷困的人家没钱烧烛,不是早早睡觉了,就是打着扇在破门前就着月光,三三两两聚着,乘凉闲聊。

天高月悬,漆黑无垠的夜拢着那小小的圆月,银亮的微光洒下来,照得石板道亮亮堂堂的。

小二带他们寻至个院前,破烂的小院里有几人在那光着膀子喝着粗茶聊天。只见小二吆喝了几声“大牛,有两位仙师要上山”什么的,就有个光膀汉子走出来了,手中拿着一支火把,就着烧茶的小窑余火点着了,领着他们往山路走去。

晓星尘给了小二枚铜钱作为答谢,同薛洋跟着那汉子就往镇外土路走去。

那汉子身材粗壮,胡子拉碴,神情严肃,一路上就举着火把在前面走着,也不说话。

晓...

【晓薛】假装低魔的世界有论坛

低魔论坛-生活区

主题贴:【求助】怎么样投诉一个仙家客卿?

 

1#-米酒当然甜

气死我了,今天遇到一个仙家客卿蛮横无理仗势欺人!

还有没有天理了??

 

2#-

楼主不要怕,上去就是肛!

 

3#-

2333

是不是觉得那些什么四大仙家的客卿特别吊鼻孔朝天的那种?

我也觉得!

 

4#-

投诉什么的,唔,毕竟是修仙者,还是客卿,有势力傍身,难啊

另外,回2#

肛什么肛?人家位列客卿必定有一技之长,你拿什么肛过人家?

分分钟被吊打不是个事儿。

 

5#-

发生了什么?

突然好奇.jpg

 ...

【晓薛】走街串巷(一)

•轻松发糖,捏造过往系列

•三观不正,ooc到天边


“……那薛洋,掀摊抢劫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不就是靠着夷陵老祖的手稿,靠着点小聪明捣鼓阴虎符,也能得这种赏识。如今丢了手稿,看他还有什么能耐。”

“真不知道敛芳尊为什么提拔他上来。”

“婊子养的提拔上来的,那不是倌儿吗。”

“哈哈哈哈哈哈……”

薛洋原本还在树上吃着苹果,闲得无聊就看戏般看着那几个敢摸进他炼尸场偷手稿的喽啰,结果听到这话,眉上眼里的那抹凶狠就遮不住了。

拿到手稿的三人正兴高采烈的要往外走,忽然面前黑影一闪,出口脏话的那人就感觉自己嘴巴一麻,血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猩红之物和着血啪嗒掉在地上,细看竟是人...

【晓薛】舌食知味

又名:
洋洋带你吃天下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鬼道天才

玉米糖水,豆腐花,龟苓膏,竹筒饭,叫花鸡,脆皮烧鸭,椒盐烤兔,红薯窑,三角粽,麻辣烤鱼,五色糯米,芝麻汤圆,三鲜饺子,云吞,茄子夹肉,酱鸭翅,炸鱼酥,蜜汁叉烧……
晓星尘本就是山上来的,又修道清心寡欲,对饮食没有要求,基本上白粥馒头就够了。
可是薛洋和阿箐不一样,本就在世俗摸爬打滚,也体味人间食色,总是嘴巴馋。
一屋子人就薛洋能看见,况且他也想改善伙食,在金麟台金光瑶又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各种厨子都找了个遍,导致他现在不太喜欢嘴巴里淡出鸟的感觉。

他现在不研究鬼道了,改研究菜谱。
阿箐平时和他顶嘴叫他坏东西,到了饭桌上也只能乖乖叫他爸爸(不。
晓星尘爽快承...

【晓薛】流氓小调

夔州。

大片黑压压的云凝固于天,偶有白丝丝的天色露出来,却又被很快遮住。劲风卷着草屑尘土刮得街上人抬手眯眼,衣袂裙角乱飞。豆大的雨噼噼啪啪的落下来,一砸在石板路上晕出一个点,行人纷纷躲避,摆摊的小贩忙把货什收了卷到棚子里。

扛着糖葫芦的小贩匆匆跑向茶馆避雨,忽然一个黑衣家伙伸手拔了他一根糖葫芦,他怒目而视,却在看到来人是那个煞星时,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脖子一缩收敛表情低下头飞快跑走了。

身着黑衣还是少年的薛洋嗤笑一声,唇角弯弯露出两个可爱的虎牙,咬了一口糖葫芦,吐出两颗籽,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

“这次的糖衣这么薄。”薛洋嫌弃道。

即时来的阵雨,说变大就变大。看周围的人惊慌避雨,他倒不...

我觉得我脑子有点乱

(貌似这里没有置顶_(:зゝ∠)_

看文太多交融在一起,一遍遍刷原著每天蹲着tag看幸福的等待别人的狗粮投喂,同时对角色的理解一遍一遍的刷新、深入、成长,有时候写时会觉得这用词造句这场景这模式这行为似曾相识,就十分忐忑,是思维定势,还是看太多我不记得了潜移默化暗中模仿觉得这个是我心目中的他就忍不住顺着用下来了?
其实我最害怕就是,在我不自觉的时候思维和别人接轨,写下来,被带着,被笼罩,被浸染,偏偏还忘记了还自己不知道的用出来,这特别危险,不仅是对读者,还是对我的思维和行文来说。
有时候觉得熟悉的配方熟悉的情节会忍不住想要删掉,但是还是发了出来,想要互相发狗粮互相投喂甜食创造一个梦里圆满的世界的心...

【晓薛】可笑游戏

“我不要当薛洋,薛洋是坏蛋!”

“你这个倒霉蛋,肯定是薛洋!我要当宋岚抽你一鞭子。”

“……不是鞭子,是拂尘。算了,我当晓星尘吧,薛洋你过来,我们去金麟台。”

“我当阿箐,我那么聪明漂亮,可以用竹竿打薛洋。”

“都说了我不当薛洋!还有晓星尘有什么好,明月清风却只会自刎!我想当夷陵老祖,和含光君一起惩恶扬善,了结薛洋!”

“还说你不是薛洋,这思想,找打!我的鞭子,不,拂尘呢?”

街上的孩子追逐打闹,继射日之争的游戏后,又添了一个讨伐义城恶人薛洋的游戏。

共情里的故事不知被当时义城里哪家的晚辈传了出去,偏生牵扯几人命运,造化弄人,爆点十足,很快就在各大茶楼饭馆里火了起来,说书人说到口...

【晓薛】发糖义庄

阿箐:秀恩爱的都得死(不

蜀地的夏季总是湿夹杂着热,闷得人头昏脑涨。近几天阳光暴晒,倒是不湿了,只是热到中午下午街上都没人。

阳光刺得人眯眼,平时撒欢的土狗也都焉了吧唧躺在树荫里,吐着舌头直喘气。

破义庄平时根本没什么人,和他生活的又是两个瞎子,薛洋就毫无形象的穿着单衣撩起袖子卷起裤腿光脚晃悠着坐在凳子上,拿着蒲扇用力扇风。

晓星尘平时做好事,薛洋嘴巴也甜,阿箐又机灵可爱,村里那些老人就很喜欢他们,塞了几把手编的蒲扇,没有收钱。

阿箐坐在另一边也扇着扇,抱怨道:“今天怎么这么热!”

“肯定是小瞎子你做了什么亏心事,老天看不过,想要热死你。”薛洋漫不经心的开着玩笑,眼睛时不时瞄...

一个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在梦里凭空创造一对cp,我还是第一次。

被闹钟吵醒依旧觉得梦里的设定挺萌。简单记录一下。

 

有着陈旧繁复色调的欧式房间里,镂空窗帘,纱文窗帘,大气的红金墙饰和红黑金三色的巨大地毯,瓷器、花、有些胖的大年纪女仆。

厚重的被子里半卧着一个白皙娇小的、刚刚分娩完的女人。女人的头发是深蓝色的,微卷的垂在身前,怀中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她是帝国霍尔公爵独女,知书达理,优雅明睿,理应享有更好的待遇,然而整个房间的色调都是暗沉的。

有个六七岁的小孩倚在她床边,安静又带着紧张欣喜的看着女公爵怀里的婴儿。小孩的头发也是深蓝色的,他是女公爵的第一个儿子本希·...

【带卡】第六百零一次月读失败

*学习不如开车,挺尸者的回光返照get

*永远不要相信一个懒癌(切腹.jpg)

 

怎么到这种地方来的,卡卡西一点都记不起来。

眼前是纯粹的漆黑,就算再怎么睁大眼睛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光和色彩都被纯粹的黑暗所吞没。

正常人应该慌张一下,检查自己眼睛有没有毛病或者伸手去触摸周围的环境。但他动也不想动。身处在黑暗中,如同呼吸般自然。

这样静默的伫立就好像稻草人一样。有可能他本来就是个稻草人,被人丢在仓库里,没用过也不打算再用了。

周围安静得过分。连一丝空气流动的感觉都没有。一切好像都凝固成黑暗。

实际上他听不见自己的心跳声,听不见自己的呼吸声,很久之后才听见由远及近的窸窣声...

【晓薛/宋薛】中转站记事簿


◎私设小说里角色死亡后有一个中转站,大家都是死亡时的样子。脖子是可以扭正的,缺肢是可以补回去的(眼睛舌头手臂等),就看你想不想动手维持一个体面的样子。
◎记录站内薛洋与众人的对话,OOC。

1.
阿箐:薛洋,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
薛洋:不得好死是真的,至于永世不得超生。我谁都没生过,又怎么会超生呢?
阿箐:……

2.
金光瑶:帮我正正头。
薛洋:哈哈哈你怎么成了这幅鬼样子哈哈哈哈。
金光瑶责怪的看他一眼。不过那脑袋斜的 ,总没有活着的时候乜人的味道。
薛洋:啧啧,看来这回真是聂明玦打的了。

3.
薛洋:怎么道长还没下来?
晓星尘:……薛洋。
薛洋:道长,你的魂修好了?终于。我还在想,你再不来...

【晓薛】虎符之境

♂魔道祖师同人

♂有私设,已完结,只是情景置换,保证HE!

♂圈地自萌he,拒绝糖裹刀从我做起(喂

♂emmm薛洋年少经历与原著有出入,原著是牛车,而且打的人和方式不一样……


♂薛洋线♂


“还给我……”煞气滔天的黑衣少年像只被虐杀一样的小狼狗一样嘶吼着,断臂鲜血淋漓却只顾着用疯狂冰冷杀意凛然的眼神看着眼前人,绝望地扑过去反击。

“把他……还给我!”

就像他一直熟知的那样,弱者的挣扎是没有用的,他被一剑穿心,倒在街面上,眼前是铺天盖地的黑暗和血光。


薛洋是天真的纯粹的恶。

从没有人教他这些——尊重、隐忍、包容、爱,从来没有。他只像...

【带卡】无限月读系统(1)

▶我要套路你们

▶画风如此清奇

▶励志撮合土哥和琳结果老是被土哥攻略的卡卡西


不对,有哪里不对。

当凯第五次精神萎靡的叹气,当琳暴力地打坏了三十个医院的病床,当他第三次想握拳微笑喉中涌出高喊“热血青春必胜”时,他意识到有股违和感挥之不去、附之入髓。

忘了什么。有什么人被遗忘了。

明明还是安详的木叶,午后让人懒洋洋的日光,墙上打盹的花猫,秋刀鱼的香味,笑闹着结伴练习手里剑的孩子们……足够安全,足够完美,没有战争没有流血没有杀戮,没有挥之不去的阴霾。

可是还是少了什么。

路上看着接鸣人的四代目,两个人金灿灿的头发还有与之相媲美的元气微笑,热情的红发师母邀请他做客。阿斯玛与...

带卡糖qwq此生圆满qwq表白up主qwq

【带卡手绘MAD】六代目的幸(tuo)福(dan)生活【无毒糖可以放心食用!】 UP主: 祭祀lynn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893983

今日上b站看到的,可能很多人都看过了,但是真的非常圆满,六代卡和回村土,甜到炸啊啊啊qwq
淡定不能,表白up表白upqqqwqqq
于是我愉快的吃起了狗粮qqqwqqq

【带卡】携手可能

●卡卡西生日贺文
●暗部卡前期相关

冷血卡卡西。
暗部里每个人都认为这个称号很适合那个矮个子白毛,沉默冷漠杀叛逃同伴毫不犹豫就是他们对卡卡西的基本印象。
那个经常独自在暗处慢慢戴上面具的气场让人觉得浑身发冷的家伙会有笑容,简直是天方夜谭。
所以当一个暗部在卡卡西出任务后在休息室说好像看到卡卡西笑了,所有人都认为他脑子进水了。
“真的,我看见了!”那个人说,“隔着面罩,那个嘴角是向上弯了一下,还有眼角也微微弯起来了一点…是笑了没错…”
“你还没睡醒吗?”
“上次出任务变成脑震荡了吗?”
“…要不要通知医疗班来一下,我觉得有点担心。”
“真的!真的!我一直都看着他!”那个人说,“我都看见了,你们不信就算了!...

©守城的不明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